代购转运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代购转运 >
南航贵州装卸工的日常:每天步行3万弯腰1500次,装卸货物10余吨(附图)
发布日期:2020-09-16 阅读次数: 字体大小:

南航贵州装卸工的日常:每天步行3万弯腰1500次,装卸货物10余吨

  “这个天怕是一哈要下大雨哦!”9月的天说变就变,13日上午贵阳龙洞堡国际机场机坪上,南航贵州地服部现场装卸室队长陈光健正组织队员搬运旅客行李和货物,他用手背擦了擦额头细密的汗珠,抬头看着乌云翻滚的天空,一边在心里预估着本场天气情况,一边立即向正在忙碌的一名队员发起“迎战指令”——“小兄弟,麻烦你把雨布和雨衣拿来,做行李防水准备!”

  “队长,拿来了!”98年出生的装卸员姬忠义一路小跑,拿来了防雨用具。他像电影《八佰》里的“小湖北”一样,年轻而稚气的脸庞上有一双认真的眸子,皮肤有些黑红。拿来雨具后,他手脚不停,帮助同事们一起搬卸货邮。

  果不其然,10分钟后,这架飞机的行李刚卸完,机坪天空上忽然刮起狂风,雷声隐隐,大颗大颗的雨点如机关枪子弹,劈头盖脸地打了下来。

  “快!拉拖斗车到最近的廊桥下避雨!”在陈光健和队员们的提前准备下,上百个行李箱早已盖好了厚实的“雨衣”,一颗“水弹”也没“打”着。但陈光健与队员们为了抢时间保护行李,自己却没来得及穿雨衣,被从头到脚淋了个“透心凉”。

  “安逸哦,一定是老天爷看天气太热了,帮我们洗澡降温。”陈光健笑着对身边的“小湖北”说,似乎并没把这次突发情况放在心上。其实,自2016年从事装卸工作后,这种雷雨“突袭战”对他们来说,早已司空见惯。

  用手随便抹了一把分不清挂着雨水还是汗水的脸颊,完成保障任务的陈光健回到装卸员休息室,桌上几盒早已放凉的饭菜仍然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干完活实在太累,很多人都不想吃饭,回来直接躺下就睡着了,午饭晚饭一起吃。”陈光健看着在躺椅上休息的队员们压低嗓子说。仿佛回应他的话语,休息室内响起了绵密的鼾声。

  和其他人一样,陈光健的皮肤也由于长期风水日晒而呈“黑麦色”,他坐下拿起杯子喝了口水,但就这短短十几秒中,已两次被对讲机中的呼叫打断:“再苦、再难、再累,我们也要顶住,因为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旅客期盼自己的行李安全、准时到达,一分钟也不能耽搁。”

  由于每天步行3、4万步和长时间搬运,装卸员们除了裤子严重磨损,袜子、鞋子、手套也是磨损最快的。他们的袜子脚底和裤子膝盖处经常磨破洞,劳保鞋一个月至少穿烂两双,白色的线手套也基本“一天一洞”,工作的辛苦可见一斑。

  翻开装卸室的台账记录本,他们的工作点滴赫然入目:全队35人,共分为8个小组,每天4个组上班,每个班大概17人至19人不等。今年7至9月,他们日均保障进出港航班约104班,平均每个小组要保障20个航班,每个航班至少4人保障。在货量比较多或大飞机过来(指A330与B787等宽体客机)的时候,要8人一组才能按时完成工作。同时,装卸员们的上班制度是“两班倒”,早上6点10分前必须到岗,晚上离岗的时间却“不一定”——因为要等最后一个进港航班结束才能“收兵”,而航班长时间延误时,他们也彻夜不眠,直到航班恢复正常才能休息片刻。

  “机坪就是我们的‘四行仓库’和作战现场,就算人手紧、时间急、天气差,也无论如何都要守住这个阵地,这是履行装卸人的使命与职责,我们决不能临阵退缩。”暑运期间,35名装卸员每天装卸的货物、邮件、行李重量约8只10吨左右,每人一天弯腰抬物1500多次。但尽管如此,陈光健和全科室“八佰战士”们仍咬紧牙关,不言苦、不言退、不言败,顶着炎炎烈日与狂风厉雨,时刻坚守在南航旺季生产攻坚的主战场。

  刚刨了两口饭,新的任务又来了——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一架由沈阳飞往贵阳的B737—800飞机缓慢滑入机坪。匆匆放下还没吃完却早已冰凉的饭盒,陈光健和装卸队员们再次开始了新一轮的机坪“作战”:两人弯腰钻进飞机货舱拣货,一人在地面等候接应,将行李一件件放进拖架。仅用了10来分钟,他们已经麻利地给货物套上安全网,由牵引车司机转运到旅客机组行李分拣大厅。